製圖/李曉軍
  法制網記者張沖
  黑龍江省農墾檢察分院檢查哈爾濱周邊的20餘家屠宰企業發現,這些屠宰廠普遍存在將大批量健康豬“化妝”成病害豬冒領國家補貼的現象。在隨後的偵查中,檢察機關查處當地商務局、檢疫站等部門涉嫌瀆職犯罪工作人員12人,為國家輓回和避免經濟損失近2000萬元。
  國家補貼如何成為“唐僧肉”?監管人員為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對發生在哈爾濱市的屠宰廠套取國家補貼案進行了調查。
  病害豬引出騙取補貼案
  2013年年初,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和黑龍江省人民檢察院關於集中開展查辦和預防發生在群眾身邊、損害群眾利益瀆職侵權犯罪專項工作要求,結合黑龍江省委政法委組織開展的“護綠打黑”專項行動部署,曾經有過打擊銷售病害豬肉屠宰廠的黑龍江農墾檢察分院對涉及該領域的案件開始著手偵查。
  黑龍江農墾檢察分院在進行外圍調查時發現,目前哈爾濱市的生豬屠宰市場並非是大量瘟病豬流向屠宰企業,而是普遍存在著另一種更為隱蔽的犯罪。
  農墾檢察分院反瀆職侵權局局長雪冰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案件最初發生於2013年年初,公安機關在哈爾濱市香坊農場轄區內一家屠宰廠門前發現,有貨主趕著走路歪歪扭扭的豬進屠宰廠。因為懷疑這些豬可能已經患有瘟病,流入市場恐怕會產生嚴重安全隱患,公安機關將這個屠宰窩點端掉。公安機關在隨後的偵查中發現,這家屠宰廠的賬簿根本對不上,屠宰數量虛增了不少,病害豬火化處置申報國家補貼的數量也有貓膩,其中可能存在國家公職人員涉嫌瀆職犯罪的情形。
  “這個時候,反瀆部門開始介入調查,並且發現這僅僅是冰山一角。”雪冰告訴記者,當時大家大概能夠猜到是屠宰企業弄虛作假,虛報病害豬處理頭數或虛報生豬屠宰量的目的是套取國家無害化處理財政補貼金,但是問題究竟出在哪幾個環節?哪些關鍵崗位可能涉嫌瀆職?一時間誰也摸不著頭緒。
  同年5月6日,農墾檢察分院反瀆職侵權局抽調基層檢察院精幹力量,成立了“506”專案組。辦案人員研究相關法律法規發現,縣級以上主管部門對本行政區域內生豬屠宰活動的監督管理、對生豬定點屠宰廠(場)病害豬、無害化處理過程具有定期進行檢驗的職責。
  虛增數量瞄準高額補貼
  “506”專案組成員、黑龍江農墾檢察分院反瀆職侵權局局副局長馬林說,根據國家的相關規定,屠宰廠(場)發現病害豬之後要逐級向上彙報,並由進駐在屠宰廠內的動檢站工作人員檢驗確認,然後將病害豬火化處置。屠宰廠在填寫《病害豬無害化處置檔案》時,除了需要動檢員、廠長、貨主的共同簽字以及對應照片外,還應提供無害化處理的全程錄像。這些材料需提交到哈爾濱市商務部門的畜禽屠宰監督管理處審批,再由財政部門於次年發放補貼。按照國家政策,每頭病害豬的補貼款是800元,加上80元的無害處理費,企業發現並無害處置一頭豬可得到補貼款880元。
  按照國家對生豬屠宰管理的相關規定,每一個屠宰廠的病害豬占有量應該控制在2%至5%之間,如果低於這個區間值,就意味著企業存在瞞報病害豬的可能,如果高於這個區間值就相當於屠宰廠內已經出現豬瘟,必須立即停產整頓。屠宰企業習慣性地將月屠宰數量虛高至幾倍甚至幾十倍,目的就是增大病害豬的數量,以此向國家申請補貼款。
  馬林說,專案組在查辦案件時發現,曾經有個小型屠宰廠,每年的實際產值在幾十萬元左右,而領取病害豬化置補貼高達百餘萬元。
  同一張照片竟反覆使用
  專案組成立後,對哈爾濱市周邊的26家屠宰企業偵查取證800多人次,發現這些企業在申報病害豬國家補貼時均不能提供火化病害豬的全程錄像,甚至根本沒有監控錄像設備。儘管如此,這些企業卻都能順利通過哈爾濱市商務局畜禽屠宰監督管理處審批。
  屠宰廠遞交到哈爾濱市商務局畜禽屠宰監督管理處的虛假申請補貼材料為什麼能夠順利通過?專案組調取大量《病害豬無害化處理檔案》材料進行比對發現,其中很多需要動檢員、廠長、貨主簽字的欄目中,簽字字跡非常相似,肉眼都可以斷定出自一人之手。同時,在屠宰企業提供的部分病害豬照片中,可以明顯看出是對同一頭生豬進行化妝處理,並變換不同姿勢和場地進行多次拍照。《法制日報》記者翻看專案組提供的照片發現,有些企業甚至根本就不對生豬進行繁瑣的化妝,多次使用同一張照片,僅對照片的日期稍作調整。
  審批人員為何沒有發現如此明顯的紕漏?檢察機關判斷,哈爾濱市商務局畜禽屠宰監督管理處作為審批單位,有瀆職嫌疑。經過3個多月不間斷的工作,“506”專案組先後立案查處了哈爾濱市及縣區商務局畜禽屠宰監督管理處、動檢站等部門12名工作人員。在這12人玩忽職守背後,是1000多萬元國家補償款被騙取。
  記者瞭解到,在12名涉嫌玩忽職守的工作人員中,哈爾濱市商務局畜禽屠宰監督管理處副處長田某某,因玩忽職守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副處長劉某因玩忽職守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
  監管者與企業利益共享
  據瞭解,由於病害豬無害化處理財政補貼涉及哈爾濱市26家企業,並且從2008年至2011年,時間跨度較大,此案涉及過去4年財政補貼資金。在啟動偵查工作時,有的企業轉租他人經營,有的人去樓空,更多的經濟損失無法輓回。目前,“506”專案組已經追回2012年前發放的虛假補貼款700餘萬元,避免了2013年1000餘萬元虛假補貼款的流失。
  馬林告訴記者,在這起系列案當中,各級負有審核權的商務部門具體工作人員對病害豬補貼申領審核把關不嚴,審核基本流於形式,明知存在虛假成分,卻視而不見,造成定點屠宰企業的病害豬無害化處理監管不到位,監管幾乎處於不管狀態;屠宰企業是利益主體,多數是個體工商戶,少部分大型企業是股份制企業,存在著能騙就騙、騙點得點的想法,欺騙幾乎沒有成本,造成了大部分企業都存在騙取現象;動植物檢驗檢疫人員有的對現場監管不負責任,有的甚至與屠宰企業有共同利益關係。
  辦案人員發現,畜牧部門的固定動檢人員較少,人員處於長期緊缺狀態。另外,有的動檢部門沒有財政撥款,靠收取檢疫費開工資,就相當於靠屠宰企業生存,不免與屠宰廠之間“日久生情”,在屠宰企業虛增屠宰基數和申報病害豬數量上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更有甚者直接將印戳交給屠宰企業。
  辦案人員介紹說,他們在查辦黑龍江省湯原縣吉祥鄉畜牧獸醫綜合服務站原站長景曉成案時發現,景曉成竟同時還是其管轄區域內宏大生豬屠宰廠的合伙人,他在明知宏達屠宰廠沒有對病害豬做無害化處理的情況下,對未經檢疫的病害豬偽造檢疫結果,開具動物檢疫合格證明。僅在2011年1月期間,景曉成的行為就導致297頭病害豬肉流入鶴崗市、佳木斯市市場,給群眾身體健康造成隱患。  (原標題:健康生豬“搖身一變”成病害豬 屠宰廠騙千萬元無害處理補貼)
創作者介紹

cfulisvztmor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